Thursday, March 10, 2016

曾经是我疗愈自己的方式之一


针线这玩意儿从小就难不倒我。

把下半部脏了的长裙剪短,袖子缝上迷你毛绒娃娃做装饰,衣服胸前画图再用针线绣出形,旧了不穿的T-Shirt剪了再缝合成乱七八糟的布娃娃。

至今印象还最深的是以白T-Shirt布缝制的小白猫,眼睛鼻子嘴巴用蓝色圆珠笔画上去,半个手掌大小,体型是盘起来睡觉的姿势,它在我的枕头边陪伴了我一段日子。

那个没有网络,没有可以坐着就轻松索得参考资料的年代,靠自己的想象,靠自己的胡乱猜,还可真佩服自己青涩的“瞎子摸象”精神。

后来不懂为什么,我渐渐忘记了自己有一双巧手。

后来2008年去了一趟巴厘岛,那段手艺记忆再被神秘地唤起。

来到昔日的手作材料箱的断舍离,会是一场怎样的告别仪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