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1, 2016

三朵玫瑰的花语


家里没有花瓶,拿了Ikea玻璃水杯替代,往杯里放了几颗白水晶加强窄小杯底的平衡性,摆好了花,拍下照片传送出去。

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讯息。
[Nice dear]

[Good morning and I love you lots]
昨天从将近38度的大太阳下钻进他冷气嗖嗖的车里,先是眼前有点昏黑,然后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一束花。

走开10分钟去买花30块,却要给300块取回车子。 我一心一意只想买花给你,忘了这里是拖车黑区,他把花交给我。

我静静地。

约你吃午餐你说不得空,想亲自上去办公室交给你又怕车再被拖走,只好叫你下来,他继续说。

不知怎么,他的傻气让我有点心酸,也心疼。

一年多前也是在同一个地区,我和他从快餐店吃完汉堡出来,他停靠在马路边的车已经不知去向。

你的车子被拖了!!还记得我的反应很激动,很懊恼,很着急。虽然我是不需要掏腰包的那一个,可是很生气要白白付出300大洋给MPPJ。

那是我吃过最贵的汉堡,我可以想象我当时的脸应该很苦。

事情都发生了,生气又能怎样?他对我淡然地笑,给钱拿回车子就算了。

昨天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浮现那个淡然的笑容,他对自己所为的后果,没有埋怨的负责任态度,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上这个男生。


三朵玫瑰的花语 - [我爱你]。

也可以是.....

[很想你]
[对不起]
[别生气]
[原谅我]
[知错了]
[会改过]
[请回来]
[再一起]
.
.
.
.
.

Friday, April 01, 2016

舌尖上的回忆


很久以前,SS2的“为食街”几乎是我解决晚餐的地点首选。

曾在那里缘遇过台湾艺人任贤齐,他被工作人员们围护在中间,一行人快速地穿过“为食街”两排食桌之间的走道,在任何“闲杂人”来得及做些什么反应以前,他们就上了保姆车绝尘而去。

78号的Aba's Nasi Lemak 依然好生意,他家的酸辣魔鬼鱼是我的最爱,弟弟也赞同,说有妈妈的味道。忙绿的档口画面里不再只是一家三口,还添加了两、三个外劳帮手。

还有忘了是几号档的炒粿角,以前的画面是老阿妈掌锅铲,老阿爸在旁当助手负责准备食材,脾气容易不耐烦的女儿负责递送。10年光景一晃而过,我几乎认不出当年的那个女生了,如今换成老阿爸掌锅铲,其余的工作都由她一人包办。

那一天没能如愿吃到酸辣魔鬼鱼,不过才傍晚7点多已经卖完了。剩下的汤汁和羊角豆我没放过带走一份,回家煮个饭来捞汁也吃得有味。

那一天也带走了一份炒粿角,不懂是我的广东话发音不够准确,还是她一时把我和别人的点单混乱了?当她发现我要的并不是蚝煎,还得请老爸赶快另炒一份粿角(自然被老爸念了几句),我还真的怕她对我发牢骚。(一笑)

那一天我发现自己吃着的更像是一份“新”味道,不是说酸辣魔鬼鱼和炒粿角不美味了,而是我的舌尖原来已经记不起它们以前的味道。

原来日子久了,会冲淡的不只是情感,还有味蕾。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