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6

有一种朋友叫做 “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从来没听过他们直呼对方的名字,他叫他“大哥”,他也叫他“大哥”。 他说,他是他这一辈子永远可以信任的朋友。

我们三人曾经在山上同处一室一晚,喝个痛快,聊个通宵。

他以为我累得睡了,替我拉好被子,听见他对他说:「你别看她像个小孩,她很会照顾自己。 如果她是我老婆,她要什么我都给她。」

他听了他的建议去光顾SS2某家发廊,结果被Junior剪了个Kim Jong-un年初一起床后的发型。我拍了照片给他看,告诉他:「我一个人笑没意思,要找人一起笑。」

在他们面前,我真的乐于当一个小孩。

最爱听他叫我:「小孩子,你在做什么?」

Tuesday, July 26, 2016

婚姻的坟墓

图片取自
要不是她的车正好停泊在我面前,我根本就不会对她留下任何印象。

她看起来年龄30好几,短发、容貌普通,鼻梁上一幅粗框眼镜,脸上淡淡的妆,深蓝色的短袖连身短裙不紧也不松地顺贴着身型,看得出保养得宜,没有中年发福。

她从司机座位下车后绕到后座的乘客位,拉开车门和颜悦色地对里面的人说了些话。

我保持着跟友人T 和 M 聊天的姿态,眼睛却不经意地往她那里扫过去,接下来让我惊讶的是从车后座钻下来的竟然是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只有4、5岁,穿戴整齐。

她领着小男孩走过我们的桌子,我也不好动作太明显地也转过头去看。 只是,在这样的时间点(当时已经过了晚上10点)带着小孩到有烟有酒又音乐吵杂的酒吧,我总觉得是一件不适当的事,不过也不关我的事,我继续我的风花雪月。

隔了一天再碰到 T,他竟然对我说起了那对母子。

那一晚她和小孩是坐在我背后的那张桌子,当时已经有一位年轻男子坐着等候。

两人一大一小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座位,算是间接对着我们这一桌,我背对他们,坐我对面的 T  正好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据 T 说,她和年轻男子聊天的过程几乎都保持笑容,似乎很高兴见到对方。 至于他们聊的内容是什么,T  当然听不到。

后来她的手机响起,T 看见她几乎是立刻“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走出去,一直走到酒吧外斜对面的马路街角才接听来电。 就在她离开座位同时,年轻男子起身坐去了她的位子开始逗小孩玩,转移小孩的注意力。

远远地,T 看到她用手半掩着手机讲话,讲了大概15-20分钟。 那段时间里小孩完全很自然地跟年轻男子相处,也没有要追出去找妈妈的意思。 T 的想法,年轻男子并不是第一次应付这样的情况,还有看起来他已经是小孩所熟悉的人。

T 告诉我,那女人让他想起了他的前妻。

虽然不知道电话里头的那个人是谁,但是看那女人从原本高兴的表情变得慌张,走开去接电话前也忘了先安抚孩子。 如果来电者不是她生活里“有份量”又不能拒绝的某个人,在这个可以whatsApp,可以录音留言的年代,她大可不必急着接听,可以等对方挂了电才发个简讯过去交待。

我淡淡一笑,自然明白 T 的话中有“意思”。

与我同龄的 T,前妻曾以带孩子回娘家为借口,然后以需要见客户谈公事不方便带着小孩一起为由,让家人看顾孩子,自己再出去偷会男友。 每当前妻外出,对 T 的来电都不会立刻接听,要不是过后才回电,要不就是.......干脆什么消息都没有。 直到后来被 T 捉住了证据当面质问,才承认自己有外遇。

「她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男人?」 我多嘴问了一句。

「她说他让她找回恋爱的感觉。」 T 回答。

如果说婚姻是恋爱的坟墓,那么外遇就是给自己再挖掘另一道坟墓。


Friday, July 08, 2016

心动的整理魔法

 

终于,家里进行了近乎大半年的彻底断舍离即将来到了尾声。

当我从书柜下面的抽屉里翻出被雪藏了有多久,连我自己也不记得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还有一本不曾开封的 Midori 001号线条本子,「怦然心动」这四个字立刻蹦跳出脑海里。

「怦然心动」是日本整理教主近藤麻理惠所创造的整理魔法,对于不懂该舍还是该留的物品,一时无法拿定心意的时候,就以在碰触到该物品的瞬间来感觉,是否还有「心动」?

这本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我根本不需要把它拿在手里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曾经我为了要不要花上 145 大洋把它带回家,在 Kinokuniya KLCC 好纠结地进进出出了几回。 终于把它捧走的那个傍晚,一路上回家途中我在友人杉的车里笑得合不拢嘴。

乘 6月结束以前有免邮资的优惠,向 Tabiyo 网购了两本 008号 Passport Size Refill Sketch Paper Notebook。

2016 来到下半年,为我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换上了新本子。

2016 结束之前,问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成为习惯,把手绘融入生活?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