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16

咖啡师的工作态度是一家咖啡馆的守护灵魂


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奇羊] 把营业时间推迟了,现在上班日的早上突然想来一杯拿铁的话,就得绕个小远一点的路程去TTDI的 [阿弟山]。 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钟就开门的 [阿弟山],可算是TTDI那一带上班族们的咖啡因补给站。

停好了车快走到 [阿弟山] 门前才记起把Ipod Shuffle留在了车里,懒得折回头去拿,反正等下还要去上班也不可能待太久。 而且,一大早会遇见以高音量的谈话“骚扰”他人耳朵的咖啡客,那几率肯定比傍晚下班后的时段低很多。

短短20分钟左右的逗留,进来出去的咖啡客人流没有停歇过,当值的两位女咖啡师的双手也没能停下来。看着两人很有默契地互相交替在收银机和咖啡机之间,朝气蓬勃的肢体语言,比起她们手上泡出来的一杯杯咖啡更让我觉得提神。

Friday, August 12, 2016

当葡萄酒遇上了啤酒…..

这条山坡路,往下的尽头就是杰的中学学校,相反的方向尽头就是婆婆的家。

7月里去了一趟杰的家乡,由他带着我穿梭大街小巷,听他说他童年的事,去看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只是现在已经是属于别人的家了。 三天两夜,不长不短的时间,也足够大概理出了故事的“轮廓”。

小学6年级毕业以后,杰就自作主搬去了和婆婆一起住。 他的“离家出走”没有闹出什么风波,就是某日下午打包了一个简单行李,推了脚踏车就往婆婆家的方向踩去。 后来妈妈找了半天不见人,好在婆婆来电告知人在她那,妈妈听说了儿子的决定也没反对。

就那样,杰开始了他与婆婆相依为命的日子。 一直持续到他中学毕业,离开家乡到吉隆坡继续升学和投靠哥哥。

煎炸酸辣冰冷都不是我的日常口味,三天两夜吃得太多了,最后肠胃终于抗议。 回家的前一晚买了要加多多蔬菜的清淡Subway三文治当晚餐。

以前我认为爱一个人,他的过去与我毫无相干,他的未来才是我所关心。 近年来上了一些身心灵工作坊,读了一点(网上)心理学课,才知道大部分的我们都会不知不觉复制了上一代的影子。 父母与我们的关系好坏如何,息息相关地影响着我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亲密关系。

与杰近距离相处了一段日子,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从此身边是认认真真地贴住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好像形容得有点恐怖片的感觉?)

我这人已经太过于习惯了独来独往,热闹的日子过久了就会谁都不想见。 只想一个人去吃饭、走街、逛书局或窝在家发呆也好,一天半天下来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够了,我就会回到现实里,回到我该属于的角色。

可是,我这样的我行我素举止却带给了杰-没-有-安-全-感。 从他过去遇上的感情挫折,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都会让他先想去了负面种种。

对于杰的“相爱就要常常在一起”的观念,或是“你要一个人出去是不是要去见另一个人”的猜疑,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让我感受到了无形的重量,压在肩上、心上难以呼吸。

我可以选择对他发脾气,就像《我要心动一辈子》的书里,作者赖佩霞所说的那样: “你要不要回头看看你的童年?这跟我无关,不是我的问题,很可能是你跟你的父母之间长期累积下来的情结。”

或是,用我所学到的一些身心灵皮毛知识,体谅那是他成长的过程中的缺憾造成今天的他,疼惜他内在那位很需要爱,却又极度对爱没有安全感的小男孩。

相爱和相处,从来都是两件不相同的事。




Tuesday, August 09, 2016

0809随想 – 每一次去银行排队进钱必有这样的笨蛋


图片取自这里


那些一再而再把Cash Deposit Machine拒绝接受的钞票塞回去的人
那心态就跟赌徒没两样 -> 相信下一次必有奇迹。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