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6

2016年末,但愿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安好。

麦记里的 McCafe Counter
清晨4点多的麦记,只有两桌客人。

一桌是两男一女,看起来是通宵无眠的夜猫子,三人毫无倦意高兴地聊天,另一桌就是杰和我,各自安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餐。(他失眠我得挨义气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

不,其实还有另一位安静的客人。

从一踏进麦记我就留意到他了,他正好坐在面对着点餐柜台的双人桌,身上的格子布长袖衣看起来有点单薄,双手交替抱在胸前,头往胸口低下去,是睡着了。

我认得那张脸,几年前我每每去 Centrepoint BU 麦记吃早餐都会看见他。 我到达的时间通常是早上 6 点钟左右,他都是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位子睡觉。 等到时间大概 7 点以后,人客渐渐多了,他就会醒来起身去买一份最简单的麦记早餐。

我一边吃 Pancake 不时转头去看他,一边告诉杰这个小故事。

杰被我说得同情心都跑出来了,临走前突然掏出20块钱叫我去买早餐,我当然懂得他的意思。

我买了一碗大的麦记鸡粥和一杯热咖啡,放在托盘上捧去他的桌子,小小声地喊 : 「Uncle....Uncle...」

他闭上的眼皮微微跳动了几下,我知道他是听见的,或许也已经醒来,我猜他可能是因为摸不清来者是善意或是什么,所以继续装睡。

我把托盘轻轻放在桌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感觉到的是皮包骨,继续小小声地喊 : 「Uncle.... Uncle.... Uncleeeeeeee~~~」(您要是再继续装睡我就要用力摇您的肩了!咳,开玩笑~开玩笑~)

等到他终于睁开眼,我用广东话对他说 : 「Uncle,我买左早餐俾你吃。」

「哦哦哦,唔该你。」 他也以广东话回答。

老爸爸,不必谢。

这些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有些人虽然和我非亲非故,可是感觉上他们都好像有份见证我的成长,一看见他们就会想起自己的过去。

老爸爸,很高兴又在麦记见到您还安好。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就结束在 ‘ok......’


最后一则简讯我没有发出去。

那是因为我突然间意识到,越是解释得越多,其实是在向自己而不是外面的别人交待。

就算只是再见一面后又怎样?就算真的可以再做朋友,就算我真的是这样想,他也真的是那样想,我和他各自身边的那一位未必会同样想。(一笑)

有时候“节外生枝”都是从我们的过于自信,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生长。

去年 5 月我故意让 K 误会我就要结婚了,今年 9 月不期而遇之后他再问起我什么结婚,我才告诉他事实。

如果他真的对自己目前的这段关系有后悔,只能说,男人有时候就是败在自己的下半身。

‘those days’ 就结束在 ‘ok...’,不带去2017。

those days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遇见黑白城市里的最后一颗钻石王老五

某个上班日早上在mamak档看见一位戴金丝框眼镜、肤色白皙,穿浅粉红色Polo-T,也是独自泡Mamak档的陌生男子,斯文的神态和我所认识的某个他有几分相似。

以往认识的男性朋友中可以把浅粉红色穿得好看又没有“娘”味的只有两人, 一位是YK,另一位就是这篇文章里要提及的 K。 我和 K 都是同一个7字辈年份出生,不过我的月份整整比他大了11个月,我给他取了个绰号- Kokozai。

其实,我更愿意这样子形容 K - 黑白城市里的最后一颗钻石王老五。 他身高接近六尺,五官端正耐看、经济能力稳定、懂得投资理财、代步车是宝马,高富白的外表已经是可以打上很高分的交往对象。


K 有一双如艺术家般修长的手,有一次我们去吃日本BBQ,望着他十指纤纤耐心地用夹子翻转烤肉避免烧焦,还记得他说 「好吃的东西值得等待。」

其实这些都已经是两年以上的事了,认识 K 是在杰之前。我们“浅浅”地交往过一段日子,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和前女友还有“藕断丝连”,最后他选择了回到后者身边,自此我和他都不再联络。

去年五月间突然收到他的简讯,说希望能再见面,我-拒-绝-了。 就算只是办公的午餐时间吃个饭,我也以工作忙为由推了。也许娓娓拒绝他的见面要求,次数多了他也识趣地从我的生活里沉静了下来,渐渐地也没有再收到他的简讯。


觉得 K 好像是老天爷的故意安排,是前来试探我 settle down 的心意有多坚决的“转角”。 纵然对 K 还有好印象,他对我的好,对我的付出我没忘记,只是错过了终究是回不去了。 对于他和前女友复合的解释,我觉得理由很牵强,没能说服自己再相信这个人,也不会傻得押上那时候和杰刚开始萌芽的感情为赌注。

事过一年多,没想到今年九月我和 K 会在某家超市里重逢。 总觉得我的人生剧本被老天爷编写得很有戏味,整座城市那么大却偏偏要让我和他窄路相遇在一个角落里。

当时我推着满载而归的超市手推车往出入口走去,杰跟在我身边,K 正好朝我们的方向走来,稍微走在比他前一步距离的一个女人手里推着一个婴儿车。 短短不到10秒钟的相视,我看见 K 的眼神从不敢相信到充满笑意殷殷,嘴角牵动了几下似乎要说些什么,我也有闪过要不要打招呼的念头,最后只对他微微笑就把脸别向身边的杰,熄灭这场重逢的小火花。

一场相遇让我和 K 再联系起来, 原来去年12月他结婚了,对象就是那位他所说"struggling with her life" 的前女友,孩子才刚出世一个多月。 据他说,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去年的五月中之后,当我决定不会再和他见面。

不得不觉得唏嘘,K 从来给我的印象不管是工作上、理财方面和对自己的未来都是很 “Well-Planned” 的理性男,女友的意外怀孕肯定打乱了他的一些计划。

好在 K 也对自己选择吃下的那块巧克力负责任,就像他说来安慰自己的那句话一样,have to accept regrets in lif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