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3, 2017

记那四天三夜的一点心情

夜晚从 Nest Rooftop 酒吧拍下去的Jalan Pantai Cenang
纵然兰卡威岛 (Pulau Langkawi) 不属于槟州,我还是不自觉地把它当成是老家的一部分,也许都是从吉隆坡往北上飞行的方向所造成的错觉吧。

相隔 N 年再踏上那里,Jalan Pantai Cenang 已经被改成单向线,行驶方向以机场往 Pantai Cenang 为“始”,直到要进入Pantai Tengah 的分叉路口是“尾”,车子一律只可以停泊在马路右边。

曾经某旧情人非常、非常喜欢兰卡威岛,每相隔几个月就要飞去度假。 有一次我们在 Pantai Cenang 一家海鲜餐厅吃晚餐,他是怎么跟招待我们的小伙子聊起来我忘了,只记得对方问他是哪里人,他眼不眨脸不红地回答 I born here。
Tanjung Rhu 沙滩的恶毒艳阳
现在身边的那个他也很喜欢兰卡威岛,说是以后退休会考虑移居的地方。 如果经济上许可的话会买艘小船,自己出海去钓鱼的同时也可以组织个钓鱼小团赚点外快。

对于不喜欢晒太阳的我,单是想象出海的画面就觉得脸颊发烫。 这辈子我绝对与古铜蜜糖肌无缘,有的是因一个“懒“字没给自己再补上防晒霜,被岛上恶毒的太阳晒成了没有美感,又红又黑的不均匀肤色。

这一次是我去兰卡威岛几次以来最 be a tourist 的一次,四天三夜里去了 Wild Life Park, Gunung Raya,Langkawi Cable Car (正好碰上缆车维修吃了闭门羹),Galeria Perdana......,出发前还特地拟好了要“朝圣”的餐饮店清单。

Galeria Perdana 美丽精致的天花板
夜晚的 Pantai Cenang 很热闹,沿着沙滩小道一路走,经过几乎90%以上都是金发碧眼的客人,一看气派就觉得是高消费的酒吧,也有把豆袋椅和小矮桌直接放在沙滩上,让客人懒懒地窝着喝酒听海浪声,也是以外国游客居多,每隔一段时间还有人表演玩火杂技的酒吧,当然也有本地人经营的小酒吧或档子形式的,汉堡肉扒水烟让君选。

最后,我们挑了几个年轻马来男女经营的海鲜小档口,属经济版的 “shell out” ,位置正好与那些高人气又音乐吵杂的酒吧隔上一段距离,耳朵不受罪。

我们要求马来小哥把桌椅从小道旁的树下搬到沙滩上,我干脆脱了鞋子赤脚,等待食物上桌时捕捉到一张很有“分身之时”感觉的画面。
黄昏之时的 Pantai Cenang
知道这个名词是从新海诚的小说《你的名字 / 日文:君の名は》,意思是指“黄昏时分”,也就是[傍晚],即非白天也非夜晚的时间,也许会发生和另一个空间的东西相遇的可能。

那么,就摘取《你的名字》小说里的一段文字作为兰卡威岛游记的句号吧~
微风吹来,头发轻轻飘起,汗水全干了。我觉得温度好像突然下降而望向夕阳,太阳不知何时已经没入云朵后方。万物摆脱直射的光线后,光与影融合在一起,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而柔和。天空残留着光辉,但地面已经被淡色阴影吞没,周围弥漫着粉红色的间接光芒。

对了,这样的时间有特定的称呼,黄昏时分、彼何人、彼为谁人。人的轮廓变得模糊,有可能遇见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我喃喃说出这个时间的古老称呼。
------分身之时。

Thursday, May 18, 2017

她依然是让我引以为傲的家乡


我的家乡槟城能让她的孩子引以为傲的元素实在太多了,要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好住的,现在只要上网敲打几个字立刻就可以搜索出一大堆资料,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能靠人口相传。

何曾想过,有一天我出生的地方会和“世界文化遗产”的光环扯上关系?

顶着那道光环,无需特意再多一篇锦上添花的介绍文章,我更想要说一说在外当了16年有余的游子最近回到家乡的感触。

五月初回去时陪妈妈到 Masjid Kapitan Keling 路的观音亭拜拜,如今点燃了的香支已经不被允许带进庙里的室内范围。

我问妈妈,以前我们常向她买香的老婆婆应该不在了吧?

不在了,档口已经由女儿接手很多年,妈妈说。

那日庙前的广场上有一对小姐妹花高兴地追赶着鸽子,当她们从我的身边跑过,耳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瞬间让我仿佛跟童年的自己擦身而过。

站在这座全岛上最古老的观音亭前,这几年来槟城很多战前老屋都被外国商业集团高价收购,原本的租户被迫搬离,老屋继而转变成精品酒店,咖啡馆或特色餐厅,吸引着涌进来的游客。 我所看到的,乔治市里随便一个转角都会遇上如一幅油画般的南洋风情景色,正一点一滴被淘空了灵魂。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在巴厘岛Ubuh皇宫学习传统舞蹈的当地小孩,不管身边有没有围着一群朝向他们猛举起相机的游客,每逢星期日早上的练舞活动是他们生活里的一部份。

就像我小时候拉着妈妈的衣角跟着她去百岁年龄的观音亭拜神,爸爸带我们光顾巷子里经营了一代传一代的美食角落,蹲着把小小的脸搁在渡轮上两支栏杆之间吹海风看水母漂浮在海面........,我的这些童年日常,何曾想过有一天会被升温附上了旅游价值?

Wednesday, May 03, 2017

到高原上喝一杯茶吧~Gunung Raya@Tanjung Rhu Langkawi

可以坐在海拔 900m 的高度俯视兰卡威岛 (Pulau Langkawi) 的同时,还有无限任你添加的热茶,交换条件是驾上45分钟左右弯弯曲曲的登山车程和付上马币10 元的登塔费,你肯不肯换?

我们登塔的那一天很可惜有大片厚云层挡住了部分视野,可以想象如果是晴朗的天气,那该会是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宽阔风景。

Gunung Raya 是兰卡威岛上最高的山,山顶上那些看起来像是饭店和一些不知的建筑物好像已经被荒废了一段日子,有些还拉起了禁止接近或进入的告示条。 唯一还有开放给公众的是Gunung Raya Tower, 购票处是 D'Coconut Hill Resort 的大堂柜台。
 
塔顶上是一间没有任何装饰的四方形玻璃房,里面有一张简单的桌子,上面放了一个电炉温着一壶茶,旁边摆着几只茶杯,一名员工会不时上来检查热茶的供应是否足够。 玻璃房左右两边各开了一道门,围上了栏杆的阳台可以让你绕个三百六十度看兰卡威岛全景,还备有桌椅让你歇歇脚。
 
D'Coconut Hill Resort 看起来也像是已经停止提供住宿服务了,室内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下山前我们先去上洗手间,走过漂浮着枯枝落叶的户外泳池,经过一些依然长得很好的花草,感觉小腿沾上了蛛蛛丝,让我不禁猜想这家饭店“没落”的原因。
 
如果让我选择,首先想到一旦住了上来要再下山去可是另外一个45分钟的事了。 除非是全心全意来兰卡威岛上闭关,要不然...... 我也没有那份心和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