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依然是让我引以为傲的家乡


我的家乡槟城能让她的孩子引以为傲的元素实在太多了,要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好住的,现在只要上网敲打几个字立刻就可以搜索出一大堆资料,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能靠人口相传。

何曾想过,有一天我出生的地方会和“世界文化遗产”的光环扯上关系?

顶着那道光环,无需特意再多一篇锦上添花的介绍文章,我更想要说一说在外当了16年有余的游子最近回到家乡的感触。

五月初回去时陪妈妈到 Masjid Kapitan Keling 路的观音亭拜拜,如今点燃了的香支已经不被允许带进庙里的室内范围。

我问妈妈,以前我们常向她买香的老婆婆应该不在了吧?

不在了,档口已经由女儿接手很多年,妈妈说。

那日庙前的广场上有一对小姐妹花高兴地追赶着鸽子,当她们从我的身边跑过,耳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瞬间让我仿佛跟童年的自己擦身而过。

站在这座全岛上最古老的观音亭前,这几年来槟城很多战前老屋都被外国商业集团高价收购,原本的租户被迫搬离,老屋继而转变成精品酒店,咖啡馆或特色餐厅,吸引着涌进来的游客。 我所看到的,乔治市里随便一个转角都会遇上如一幅油画般的南洋风情景色,正一点一滴被淘空了灵魂。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在巴厘岛Ubuh皇宫学习传统舞蹈的当地小孩,不管身边有没有围着一群朝向他们猛举起相机的游客,每逢星期日早上的练舞活动是他们生活里的一部份。

就像我小时候拉着妈妈的衣角跟着她去百岁年龄的观音亭拜神,爸爸带我们光顾巷子里经营了一代传一代的美食角落,蹲着把小小的脸搁在渡轮上两支栏杆之间吹海风看水母漂浮在海面........,我的这些童年日常,何曾想过有一天会被升温附上了旅游价值?

Comments

  1. 很喜欢你这篇文章喔

    ReplyDelete
  2. 我離開了家鄉,住進了你的故鄉;
    你離開家鄉,住進了別人的故鄉;
    你說人生妙不妙?呵呵!

    但說實話,我也以檳城為傲呢!
    這也就是爲什麽當初會選擇留下...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呵呵,是啊~!对我来说是异乡的地方,何尝不是别人的家乡,别人思念的地方。

      槟城,不晓得再过多一个10年,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Delet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