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那四天三夜的一点心情

夜晚从 Nest Rooftop 酒吧拍下去的Jalan Pantai Cenang
纵然兰卡威岛 (Pulau Langkawi) 不属于槟州,我还是不自觉地把它当成是老家的一部分,也许都是从吉隆坡往北上飞行的方向所造成的错觉吧。

相隔 N 年再踏上那里,Jalan Pantai Cenang 已经被改成单向线,行驶方向以机场往 Pantai Cenang 为“始”,直到要进入Pantai Tengah 的分叉路口是“尾”,车子一律只可以停泊在马路右边。

曾经某旧情人非常、非常喜欢兰卡威岛,每相隔几个月就要飞去度假。 有一次我们在 Pantai Cenang 一家海鲜餐厅吃晚餐,他是怎么跟招待我们的小伙子聊起来我忘了,只记得对方问他是哪里人,他眼不眨脸不红地回答 I born here。
Tanjung Rhu 沙滩的恶毒艳阳
现在身边的那个他也很喜欢兰卡威岛,说是以后退休会考虑移居的地方。 如果经济上许可的话会买艘小船,自己出海去钓鱼的同时也可以组织个钓鱼小团赚点外快。

对于不喜欢晒太阳的我,单是想象出海的画面就觉得脸颊发烫。 这辈子我绝对与古铜蜜糖肌无缘,有的是因一个“懒“字没给自己再补上防晒霜,被岛上恶毒的太阳晒成了没有美感,又红又黑的不均匀肤色。

这一次是我去兰卡威岛几次以来最 be a tourist 的一次,四天三夜里去了 Wild Life Park, Gunung Raya,Langkawi Cable Car (正好碰上缆车维修吃了闭门羹),Galeria Perdana......,出发前还特地拟好了要“朝圣”的餐饮店清单。

Galeria Perdana 美丽精致的天花板
夜晚的 Pantai Cenang 很热闹,沿着沙滩小道一路走,经过几乎90%以上都是金发碧眼的客人,一看气派就觉得是高消费的酒吧,也有把豆袋椅和小矮桌直接放在沙滩上,让客人懒懒地窝着喝酒听海浪声,也是以外国游客居多,每隔一段时间还有人表演玩火杂技的酒吧,当然也有本地人经营的小酒吧或档子形式的,汉堡肉扒水烟让君选。

最后,我们挑了几个年轻马来男女经营的海鲜小档口,属经济版的 “shell out” ,位置正好与那些高人气又音乐吵杂的酒吧隔上一段距离,耳朵不受罪。

我们要求马来小哥把桌椅从小道旁的树下搬到沙滩上,我干脆脱了鞋子赤脚,等待食物上桌时捕捉到一张很有“分身之时”感觉的画面。
黄昏之时的 Pantai Cenang
知道这个名词是从新海诚的小说《你的名字 / 日文:君の名は》,意思是指“黄昏时分”,也就是[傍晚],即非白天也非夜晚的时间,也许会发生和另一个空间的东西相遇的可能。

那么,就摘取《你的名字》小说里的一段文字作为兰卡威岛游记的句号吧~
微风吹来,头发轻轻飘起,汗水全干了。我觉得温度好像突然下降而望向夕阳,太阳不知何时已经没入云朵后方。万物摆脱直射的光线后,光与影融合在一起,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而柔和。天空残留着光辉,但地面已经被淡色阴影吞没,周围弥漫着粉红色的间接光芒。

对了,这样的时间有特定的称呼,黄昏时分、彼何人、彼为谁人。人的轮廓变得模糊,有可能遇见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我喃喃说出这个时间的古老称呼。
------分身之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