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0, 2017

[ 我的味蕾秘密花园 ] 价钱亲民的美味司康 (Scone)


先让我回想,第一次吃到那里烘焙的司康是友人YK送来。

那是很多年前的某个周末午后,他带着一个褐色纸袋来按我家门铃。纸袋上有几许处油渍渗透的痕迹,里面安静地躺着六粒司康,我记得原味和葡萄干口味各三粒,另外还有以透明塑胶盒装着的草莓酱和凝脂奶油。

后来巧的是,我以前常去的日籍发型师 Aki-san 的店也在那附近(现在已经搬去Mont Kiara),每一次去弄头发都会特地走过去那里外带司康,我偏爱葡萄干口味,两粒马币6.10 (6% GST Included) 。

“那里”是我在这座城市里的“下午茶秘密点”,没有规定自己多久要去吃一次,是属于时不时、久不久突然就想念起来,非要去吃不可的那种制约而已。

就像上个月的一个炎热午后,在外溜了大半天疲惫地回到家,换上居家服泡了一壶洋甘菊花茶,打算抱着杂志看到晚餐时间,怎知道才喝入一口热热的花香,舌尖就传来个讯息,「唔,有一个味道跟它很搭」。 经过一番理性和感性思路的纠结,最后还是再套上外出服,带着洋甘菊花茶和杂志出门。

每一口司康都要抹上厚厚的凝脂奶油和草莓酱,卡路里先丢一边,当下那刻最重要的是满足味蕾的欲望。他家的草莓酱不像一般市场上胶状质地的草莓果酱,是带点流质状态,可以清楚地吃到草莓籽那种,先涂上一层凝脂奶油就很容易把草莓酱固定在司康上了。

长久以来都不愿意把“那里”在部落格公开,也许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早已知道位于 TTDI 的 Hero Market 里边,靠近收银处的烘焙部有好吃又价钱亲民的司康。

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张不愿意同他人分享的清单,上面记录着一些微小却又有重量,觉得「还是暂时保留给自己就好」的事物。 等来到生命的某一天,很自然地就像说「早安!」 那般把它从单子上移除,并不表示它的份量降级了,这只不过是连自己都无法具体说出的心境变迁而已。

我还有另一个“味蕾秘密花园”,下一次再告诉你吧。

Wednesday, June 07, 2017

真正能留住爱情的东西是眼睛所看不到的

上星期六逛商场帮男人买上班领带,经过Melissa鞋专店看见玻璃大橱窗贴着大大红红的“SALE up to 50%”,很自然地就拐了弯走进去,心想只是好奇要看看哪个款式有五折,结果再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个购物袋。>_<

回到家把两条领带交给男人,伸手要他付钱。

他摇摇头,说女人送领带给男人是“绑住他”的意思,他很愿意接受我的这份礼物。

这话听起来很熟悉,就跟「男人不可以送鞋给女友不然女友会跑掉」的言论一样。这年代了还有人相信这些爱情忌讳吗?请举手。

咳,至少我家那位是极相信的。

据他的个人恋爱史曾经一口气买了四双鞋给某前度,对方背着他偷约会别的男生被他抓住了证据,他先是看在多年感情份上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表示知错悔改,可是到后来他发现不过是她的谎言一场。 当时两人的关系已经走到破裂非常,他希望可以尽快和平分手,她却以还没找到新住处为由继续拖延。 鞋子送出去的几个月后,一天早上两人又为了第三者的事吵架,当天她立刻从他的住处搬走。

他说,那次是天助他也。

他说,这辈子我想也别想他会送我鞋子。(他看着我的Melissa鞋盒)

我说,领带的钱还我,我不信这个。

最后,他还是坚持不肯付全费。

@_@

Thursday, June 01, 2017

吃进肚子里的心灵养分

游子生涯进入了第十六年有余,雪隆这座大城市也可算是成为了我的第二个家乡。

对它的情感升温是2010年买下了一个公寓小单位,正式告别了无壳蜗牛的行列以后。 喜欢独处也好像是从那时候开始养起,渐渐地变成很享受一个人逛书局,走商场、泡咖啡馆或在外吃饭。

最近更是新爱上周末清晨太阳出来以前去逛巴刹,这也是独自完成的事,身边的男人那个钟点还在呼呼大睡。

心里开始有了几个固定光顾的档子,趁豆浆老板还在准备中,先向戴眼镜的蔬菜老板买两根胡萝卜,三颗油麦、一把萵苣、两条日本青瓜和一颗椰菜花,一共十四元八角,算十四好了,老板说。

光顾了三次的鱼档,女人直觉他家的鱼虾是贵了些,看在小伙子帮我把大块鱼肉切片的同时也一并去掉藏着的小刺,还有较多的海产选择,暂时还是愿意被“剁几刀”。
卖豆浆豆腐花的有两档,最香滑好吃的那一档也是持续有人围着等候的那一档。老板虽有年纪但记性很好,每一位顾客到来的先后次序他悄悄看在眼里,别插队哦~该到你了他自会问你要什么。

戴珍珠项链的老妈妈卖的古早味金瓜糕,也有香草口味,无内陷,外形单纯地扁扁又圆圆,看似油腻咬了一口才知道自己错了,甜度适中,最搭配不加糖的新鲜豆浆!

不懂是不是姊妹花,平时卖各式糕点也卖粽子的两位女生,碰在端午节近了干脆只卖粽子。咸肉眉豆、咸肉绿豆、咸肉无豆、碱水红豆...,我只要了冬瓜糖肉碎马六甲娘惹粽,男人说很有妈妈的味道,也符合我远久 N 年前吃过一次就记住的味蕾记忆。倒是她们卖的槟城辣椒虾米娘惹粽,记忆里怎么也找不到有这味道的画面。 摇了电话向妈妈求证,她老人家说娘惹粽各人各款。

还记得二十几岁初到这座大城市,当时身边虽然有同样也是来自北马,比我年长许多的男友照应,可是心灵上所缺乏的某些养分是爱情无法补给,比如[家乡味] 。

可是人生往往就是那样,你越想从哪里得到想要的就越会从哪里得到最多冲击。 就像第一年来到这里第一次点[ Hokkien Mee],满心期待送上来的是我在北马吃惯了,以新鲜虾壳熬煮为汤底的[福建面],后来才知道雪隆这一带是称为[虾面]。 而这里所谓的[ Hokkien Mee a.k.a 福建面] 是以黑酱油大火快炒,又油腻又乌亮的粗面条。>_<

如今被第二个家乡形塑了多年的这个自己,近来开始会想念那新鲜豆浆,那古早味金瓜糕,那冬瓜糖肉碎娘惹棕.....,它们是不是已经悄悄成为了第一个家乡的家乡味也无法补给心灵的某些养分?

期待知道答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