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会不会也是一种上瘾症?

走出办公室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人是很累了但还不想直接回家,自然地就去了城里熟悉的一角,先让冰凉的酒精松解绷紧了一整天的脑袋。

回到家换了便服走进书房,打算看一会书才去洗澡,不懂是不是微醉的催化下,突然觉得书架上反射着朦胧亮光的几个玻璃瓶今晚格外显眼。

每一个玻璃瓶里的水都是来自不同的国家,瓶身外贴上取水的日期和地点的纸条: 2006 的暹粒、2007 的悉尼、2009 的巴厘岛和也是同一年份的普吉岛。 C1000 号玻璃瓶里的是日本的自来水,是友人-彦-  2009 年送给我的旅行手信,那时候的我喜欢收集不同地方的水好像在朋友圈里是传开的。 后来不再继续这项爱好作为旅行的纪念品,是在部分的收藏被妈妈当垃圾丢掉的事件发生以后。

几年前在富士山下的河口湖边,眼前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景色让我非常想带走一瓶湖水留念。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与我遥远相对,宏伟的气势让我不禁觉得住在这里的人们,还有一草一木都在她的庇护之下。 如果被我取走的那一瓢湖水有意识,一定会很难过离开这么美丽的家乡。

今晚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被我‘困’在瓶子里那么久的水,我忘了水的本质是流动的,人生也一样,我们总是希望能把遇见美好的那一刻定格,却总是故意忽略今日的我再怎么留恋也不可能回到昨天。

扭开盖,让瓶子里的水从厨房洗碗槽的排水洞缓缓流下去,听见心里有个声音问,断舍离是不是也是一种上瘾?


以下这里是我旅途中“顺手牵水”的N年前故事:

719 - 谢谢。。彦

古老的圣泉庙(Pura Tirta Empul)

去普及岛买醉 - Patong Beach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4)

Comments

  1. 我觉得,在人生的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坚持。
    是自己改变了。
    原本死都不愿意放手的,突然有一天却全都放下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